夙白沐

【韩叶】我不会忘记你的

军训训到想哭,超累!
然后ooc归我。
嗯……世邀赛结束的话应该也算私设?
还有,剧情狗血,慎入。
微虐,一发完结。
——————————————————————————

01

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与叶修过了将近半年二人世界的韩文清发现了个惊悚的现象。

叶修特别健忘。

起先韩文清不觉着有甚,一直到今天。

如果上帝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由衷希望日子永远不要到今天。

今天韩文清开着他拉风的小车载着荣耀大佬叶修到了H市。途径兴欣网吧与老嘉世中间的马路,叶修指着窗外面目全非老嘉世的地盘问:“老韩,这儿以前是嘉世吧?”

你怕是活在梦里。韩文清默默吐槽。不过事实上他只是面色古怪看了眼叶修,沉默了会,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叶修轻笑,好似与平常无二,道:“巧了,居然在咱兴欣对面哈!”

“叶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韩文清趁着等红绿灯这会,转过头盯着他,神情是少有的严肃。

“哥不就随口一问,”叶修故作轻松翻了个白眼,笑着打趣:“你这话哥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哈,你知不知道你这话说过多少遍了?”

韩文清“嗯。”了声继续开车,但心说此事怕真有问题。

02

说起来为什么他们会来H市呢?其实是因为两人打算结婚了,叶修决定先把韩文清带到兴欣溜一圈[然后抢几个boss]顺便再和兴欣成员们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最后一路北上见家长。

韩文清实力宠自然没有异议。√

更锦上添花的是叶秋因为一个项目也呆在H市,刚好做完还可以一起回家。

于是到了林苑韩文清借着要去接叶秋的理由,便把叶修撇在了林苑。

结果和叶秋碰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接到了陈果的电话,口气那叫一个十万火急:“叶修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我先把他送医院了,一会见。”

……真不愧是能随随便便制造一场腥风血雨的男人。

不过吐槽归吐槽,两人立刻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看到陈果一副快急哭的样:“刚他下去买了包烟,路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一回来就烧到了四十度,这会不会烧傻啊!”

叶秋笑得得体,道:“谢谢老板娘操心了,不过他身子骨好着呢,小时候都没打过点滴。”可他摸着叶修微微出汗的手却出卖了他此刻真实的想法。

这既是安慰别人,也是安慰自己。

“没出息!”韩文清抚上叶修额头,眼里闪过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

03

“对了,你刚来找我做什么?”陈果回林苑给他们去买午饭,两人谈话不由放松了不少。

“叶修……从小就健忘么?”

叶秋心“咯噔”一下,故作镇定:“怎么了?”是韩文清发现什么了,还是哥哥的病加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文清直觉叶秋肯定知道些什么。

“嗯……”叶秋面对除了父亲和哥哥的人结巴了下,咳了咳嗓子,继续说:“这件事说起来也很狗血。当时我和哥哥一起读初中的时候,吃完饭在操场上散步,然后一足球迎面踢来,我以为自己会被砸到,但他迅速地挡在了我面前,被足球砸晕了过去,而我什么事都没有。”

“当年我们一家子都急得团团转的,带去医院一检查,结果发现落下了个病。到底是什么病我不知道,只知道那种病会影响记忆力,会慢慢忘记以前的事情。”叶秋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用不了多久,他可能就会忘记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可能会忘记不久以前的事儿,甚至忘记昨天,忘记所有人。”

『“你干嘛要站在我面前给我挡下,混蛋哥哥!”』小叶秋两眼汪汪,眼睛红得跟小兔子似的,显然哭过。

『“因为我是阿秋的哥哥啊。”』彼时小叶修笑着揉揉他的脑袋,而小叶秋因为这句话泣不成声。

“叶修,他知道吗?”韩文清手握了下拳,随即又放开。

“混蛋哥哥……怎么会知道啊……”叶秋有些哽咽。

他就是这么个人啊,温柔得要死,自己好像永远都不会受伤似的,什么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

笨蛋哥哥……

04

许久,只有沉默,沉默到让人心寒。

“我去外面静会儿。”叶秋神情复杂看了眼皱眉了的叶修,忍不住又说了句:“好好照顾他。”

“嗯。”

“叶修,别装睡了,他已经走了。”半响,韩文清少有叹气摸了摸叶修的头发,若无奈若苦涩。

十年的老对手了,装睡都看不出来怕是越活越回去了。

“啊……哥真的快给你们给这么折腾死了哈。”被认出来了叶修倒不窘,试着动了动身体,麻了不少。

“刚才你听了多少?”韩文清声音闷闷的,眼神甚至有点……小心翼翼?

“差不多全部吧。”叶修轻松地笑了笑,胳膊撞了下韩文清,道:“不就是会慢慢失忆么,我还有你呢。”

不就是会慢慢失忆么,我还有你呢。

这口气就好像当时他离开嘉世,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闻言,韩文清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了叶修,下巴磕在他肩头,没有说话。

叶修可以感受到,他那颗炙热的心,正不安跳动着。

老韩啊,其实是个内心温柔的糙汉子呢。真好,幸亏自己眼还没瞎发现了。

叶修这样想着,手温柔抚摸上他的后背,像是安慰婴儿似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哥打能再打个十年八年。”

“而且就算有朝一日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老韩,”叶修笑得温暖如春风十里,继续说:“我好高兴啊,有幸认识你。”

“叶修……”一米八的大东北汉子,带领着霸图走了十年的男人就这么哭了。

“……韩文清,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所以根本舍不得你,怎么可能舍得忘记你啊。

我怎么可能敢告诉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害怕了我怂了?害怕某天清晨醒来我会不认识你,害怕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爱你,害怕某天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与行尸走肉无异。

比幸福更悲伤,比相聚更遥远,比坚强更脆弱,比离开更安静。①

怎么办,一想到这,眼泪真的就要掉下来了啊。

①选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by张嘉佳

—END—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