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白沐

【ALL叶】生日1

ooc开始
叶修生日向哟wwww
纯开心
然后……想到啥就写啥了233333
————————————————————————
在某些沉迷于叶修无法自拔的痴汉们[gay]面前,五月二十九号这个日子简直可以与春节国庆之类的节日媲美。

为啥?叶修生日啊!

这可是一年一次刷好感度的绝佳时期啊!不过残忍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到底送什么?

于是现在弄得痴汉们都快采纳叶修前几日在群里说“甭白费心思了,给咱兴欣多抢boss,多提供材料就行。”

心好累,生日送对象什么礼物?在线等,急!

#喻叶场合#

“前辈,文州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喻文州笑得毫无歉意,满是深情地牵起叶修好看的手,在手背上虔诚落下了一个吻:“除了我自己。”

“生日快乐,叶修。”

叶不羞羞了羞,后知后觉说了句“谢谢。”

然后被干了个爽。[划掉。]

#王叶场合#
“杰西卡大大来了啊,进屋坐。”经过喻文苏那啥之后,叶修暗暗往自己脸上贴了几层隐形的脸皮,决定以攻为守,化被动为主动。

但是哪知道杰西卡大大一上来就就地求婚?

EXM?!

叶修:我还没有一丝防备啊!

“我愿意陪伴你直至世界尽头,宇宙毁灭,”说着,王杰希掏出两只定做的戒指,单膝跪地:“叶修我爱你,请问你愿不愿意在你生辰之日答应我的求婚?”

撩得好大……

叶修羞了。

#黄叶场合#

“老叶老叶生日快乐啊,有没有想本剑圣啊!老叶啊我跟你讲啊,生日可是一个大事啊,你知道一年只有一个生日嘛!生日可是一年一度的啊,又不像荣耀里边的boss一天还可以刷新的啊!所以说一定要好好的过啊!老叶老叶你看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来给你庆生哦感动不啦!”黄少天眼睛亮得跟星星似的,说得口沫飞溅,但是叶修觉得眼前这个真的比大眼文州好应付得不止一星半点啊!

结果秒打脸了……

黄少天拿出了夜雨声烦和君莫笑的婚纱手办,神情认真如夜雨声烦自己,眼神坚定不移,一个冷酷而又认真的机会主义者:“吾在此宣誓,以吾之生命,守护——主之荣耀,吾主之愿,即、吾之所念。吾主之向,即、吾之所向。”

叶修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被黄少天给撩到脸红了……

然后还被黄少天亲了,而且他还没反抗!

#周叶场合#

比起前三位,叶修对这位乖宝宝后辈还是十分放心的。

但是还是被周泽楷抱着999的红玫瑰给撩了。

原因很简单啊,小周本来就帅得惨绝人寰,还一脸傻白甜自带着漫画粉色背景。

众情敌:这不是会不会撩的问题,真的就是看脸。

“前辈,我喜欢你。”周泽楷一脸期待并且萌到人心坎里的脸红着,露出一个四十五度角的男神微笑:“生日快乐。余生,在一起吧。”

叶修无可奈何情不自禁揉了把小周的呆毛。
叶修:太帅了,不好意思拒绝。

#韩叶场合#

“老韩啊,哥果然没看错你啊,实诚人实诚人!”叶修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忍着抱过去就是一个吧唧波的冲动。

原因是韩文清来兴欣说了“生日快乐”就开始登号给材料,实诚人实诚人!

然而韩文清的一句话,让“mmp”,“卧槽”和“我去”之类的词占据了叶修的大脑:“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叶修:……

—TBC—

【韩叶】我不会忘记你的

军训训到想哭,超累!
然后ooc归我。
嗯……世邀赛结束的话应该也算私设?
还有,剧情狗血,慎入。
微虐,一发完结。
——————————————————————————

01

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与叶修过了将近半年二人世界的韩文清发现了个惊悚的现象。

叶修特别健忘。

起先韩文清不觉着有甚,一直到今天。

如果上帝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由衷希望日子永远不要到今天。

今天韩文清开着他拉风的小车载着荣耀大佬叶修到了H市。途径兴欣网吧与老嘉世中间的马路,叶修指着窗外面目全非老嘉世的地盘问:“老韩,这儿以前是嘉世吧?”

你怕是活在梦里。韩文清默默吐槽。不过事实上他只是面色古怪看了眼叶修,沉默了会,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叶修轻笑,好似与平常无二,道:“巧了,居然在咱兴欣对面哈!”

“叶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韩文清趁着等红绿灯这会,转过头盯着他,神情是少有的严肃。

“哥不就随口一问,”叶修故作轻松翻了个白眼,笑着打趣:“你这话哥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哈,你知不知道你这话说过多少遍了?”

韩文清“嗯。”了声继续开车,但心说此事怕真有问题。

02

说起来为什么他们会来H市呢?其实是因为两人打算结婚了,叶修决定先把韩文清带到兴欣溜一圈[然后抢几个boss]顺便再和兴欣成员们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最后一路北上见家长。

韩文清实力宠自然没有异议。√

更锦上添花的是叶秋因为一个项目也呆在H市,刚好做完还可以一起回家。

于是到了林苑韩文清借着要去接叶秋的理由,便把叶修撇在了林苑。

结果和叶秋碰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接到了陈果的电话,口气那叫一个十万火急:“叶修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我先把他送医院了,一会见。”

……真不愧是能随随便便制造一场腥风血雨的男人。

不过吐槽归吐槽,两人立刻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看到陈果一副快急哭的样:“刚他下去买了包烟,路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一回来就烧到了四十度,这会不会烧傻啊!”

叶秋笑得得体,道:“谢谢老板娘操心了,不过他身子骨好着呢,小时候都没打过点滴。”可他摸着叶修微微出汗的手却出卖了他此刻真实的想法。

这既是安慰别人,也是安慰自己。

“没出息!”韩文清抚上叶修额头,眼里闪过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

03

“对了,你刚来找我做什么?”陈果回林苑给他们去买午饭,两人谈话不由放松了不少。

“叶修……从小就健忘么?”

叶秋心“咯噔”一下,故作镇定:“怎么了?”是韩文清发现什么了,还是哥哥的病加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文清直觉叶秋肯定知道些什么。

“嗯……”叶秋面对除了父亲和哥哥的人结巴了下,咳了咳嗓子,继续说:“这件事说起来也很狗血。当时我和哥哥一起读初中的时候,吃完饭在操场上散步,然后一足球迎面踢来,我以为自己会被砸到,但他迅速地挡在了我面前,被足球砸晕了过去,而我什么事都没有。”

“当年我们一家子都急得团团转的,带去医院一检查,结果发现落下了个病。到底是什么病我不知道,只知道那种病会影响记忆力,会慢慢忘记以前的事情。”叶秋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用不了多久,他可能就会忘记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可能会忘记不久以前的事儿,甚至忘记昨天,忘记所有人。”

『“你干嘛要站在我面前给我挡下,混蛋哥哥!”』小叶秋两眼汪汪,眼睛红得跟小兔子似的,显然哭过。

『“因为我是阿秋的哥哥啊。”』彼时小叶修笑着揉揉他的脑袋,而小叶秋因为这句话泣不成声。

“叶修,他知道吗?”韩文清手握了下拳,随即又放开。

“混蛋哥哥……怎么会知道啊……”叶秋有些哽咽。

他就是这么个人啊,温柔得要死,自己好像永远都不会受伤似的,什么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

笨蛋哥哥……

04

许久,只有沉默,沉默到让人心寒。

“我去外面静会儿。”叶秋神情复杂看了眼皱眉了的叶修,忍不住又说了句:“好好照顾他。”

“嗯。”

“叶修,别装睡了,他已经走了。”半响,韩文清少有叹气摸了摸叶修的头发,若无奈若苦涩。

十年的老对手了,装睡都看不出来怕是越活越回去了。

“啊……哥真的快给你们给这么折腾死了哈。”被认出来了叶修倒不窘,试着动了动身体,麻了不少。

“刚才你听了多少?”韩文清声音闷闷的,眼神甚至有点……小心翼翼?

“差不多全部吧。”叶修轻松地笑了笑,胳膊撞了下韩文清,道:“不就是会慢慢失忆么,我还有你呢。”

不就是会慢慢失忆么,我还有你呢。

这口气就好像当时他离开嘉世,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闻言,韩文清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了叶修,下巴磕在他肩头,没有说话。

叶修可以感受到,他那颗炙热的心,正不安跳动着。

老韩啊,其实是个内心温柔的糙汉子呢。真好,幸亏自己眼还没瞎发现了。

叶修这样想着,手温柔抚摸上他的后背,像是安慰婴儿似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哥打能再打个十年八年。”

“而且就算有朝一日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老韩,”叶修笑得温暖如春风十里,继续说:“我好高兴啊,有幸认识你。”

“叶修……”一米八的大东北汉子,带领着霸图走了十年的男人就这么哭了。

“……韩文清,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所以根本舍不得你,怎么可能舍得忘记你啊。

我怎么可能敢告诉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害怕了我怂了?害怕某天清晨醒来我会不认识你,害怕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爱你,害怕某天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与行尸走肉无异。

比幸福更悲伤,比相聚更遥远,比坚强更脆弱,比离开更安静。①

怎么办,一想到这,眼泪真的就要掉下来了啊。

①选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by张嘉佳

—END—

【喻叶】将军说他不会回来了

首先要感谢所有喜欢我这个小透明的人, 是你们给了我每天写文的动力![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理解我写一篇要三四个小时,虽然我文笔不好,但是我会加油www]
然后就是还是私设……
还是一发完结√
题目还是瞎起2333333
古风,士兵喻X将军叶
不过这次ooc很大,如果可以接受的话,我希望大家可以喜欢w
那么,开始正文√
——————————————————————

将军说他不会回来了。

01

那年四王爷叛国通敌,挑唆蛮人领兵包围仅有叶将军与一千骑兵驻守的龙关。

时叶修手底下的一千骑兵有不少还是没见过血的新兵,根本敌不过身经百战的老将,要不是有叶修在,可能在三千蛮军兵临城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溃不成军了。

喻文州知道,因为他也是当时这一千骑兵其中的一个。

02

开战头天晚上,叶修将喻文州喊到了主帅营,支走了所有人。

叶修当时半躺在贵妃椅上,唱着他从未听过的民谣。

异常温柔好听,许是因沧桑异常。

龙关,怕是真的守不住了。

即便有斗神在,也无力回天。况且斗神也是人,不是神。

不过能和他死在一起,为龙关而战死,作为龙关的骑兵,也是件美事不是?

喻文州如此想着。

03

“接着。”

蓦然,叶修朝他丢了个精巧的袋子,沉甸甸的。

叶修示意他打开。

随后,他硬生跪下:“叶将军……万万使不得啊!”

里面装的,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虎符。

叶修没理,笑着:“这虎符可是本将军一直拿命守护了小半辈子的东西呢。”

许久,帐里都只有烛火摇曳的声响。

可喻文州听见了,还有他泪水滴在手背上的声音。

叶修微微叹气,悠悠开口:“明日一早,你便拿着它去京城去找太子,告诉他你是我手下新晋的副将。”

“那将军您……”喻文州哽咽。

将军说他不会回来了。

将军说,他只相信文州一个人。

将军还说,他还年少,他要他好好活着。

但是将军没说,他心悦喻文州。

04

翌日,大漠风沙比往回吹得更肆意,阳光深嵌入冰冷的铠甲里。

斗神手持神器却邪,笑得潇洒肆意:“弟兄们,咱们上去赚人头去!”

那一刹那,士气大增。

05

彼时喻文州没有走,他在远处看着他。

叶修知道,他通过铠甲反光看到了。

看到了喻文州最后委屈骑上马的模样,看见了喻文州为他落泪的模样。

其实他啊,只是私心想要文州好好活着罢了。

06

喻文州最后到了京城将虎符交给了太子,太子将他命为主帅,并联手铲除了四王爷。

好歹,龙关到底还是没丢。

再后来太子登基,他也功不可没。

他这等功臣,皇上自然十分忌惮。欲加了些罪名,往往也是用之则奖,无用则贬。他也识趣,自请替斗神驻守龙关,并交了虎符。

07

而今日,又是场硬仗。

喻文州便不由想起了叶修,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如他那样。

但龙关,守不住也得守!

08

是真的,守不住了?

就要,这么死了吗?

现下只剩下喻文州一人,而敌方仍有一百精兵铁骑。

他仿佛回到了当年,他好像明白了当时的叶修。

而此时,他看到了叶修。

他看少去似乎老了许多,但是他提着却邪的样子还是像当年那样神勇潇洒。

他没有变,喻文州还是那样喜欢叶修。

叶将军策马朝他而来,笑颜不变,说道:“人头都不会捡了?以后逢人可别说是本将军手下的兵。”

09

将军说:“文州,我回来了。”

将军说:“文州,我喜欢你。”

—END—


【喻叶】我吃醋了

ooc归我,一发完结。
预警微ALL叶,不过不重要√
设定:世邀赛期间。
兔子尾巴长的一篇,不急慢慢看。
正文如下√
——————————————————————

国家队内非直男的男人们现在处于没有叶修,训练就会变得特别枯燥无味的状态。

“你说叶修怎么现在还不回来?”方锐吃着薯片,和一边同样心不在焉的黄少天聊了起来。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就不会去问问队长嘛!我家队长可是人叶修名正言顺的男朋友,问他去问他去。”黄少天超不爽的好吧,连话都比平常少了很多!

其实是因为本来叶修对大家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只是自家队长分房的时候心脏无比连哄带骗,成功与叶修分到了一个房间,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捷足先登成了叶修的年下攻男朋友。

不服气,特别气!

喻文州心下明了,不过脸上笑意不减:“可能是去打荣耀去了吧。”

黄少天一听,顿时就激动了:“老叶他打荣耀居然不找我们?次奥,我们难道不是最需要训练的吗?作为领队的职业操守和良心呢!等等等等等等他不会这个时候还忙着给兴欣抢boss吧……”

“天地良心,哥刚刚可没去给咱兴欣抢boss。”叶修推门而入,便不幸听到了黄少天的“诬蔑”,立刻打断并且继续说道:“哥去英国队刺探敌情,和他们队长打了几把,所以说我们现在来分析下。”

“英国队的风格和霸图的很像,迎难而上,这点新杰应该最清楚不过。但现在最值得注意的是英国队队长,他拥有老韩的技术和新杰的意识。所以,面对这种强势型我觉得猥琐流很适合。”接下来,荣耀四大心脏就凑在一起细化讨论对付英国队猥琐流的战术了。

然后隔天,叶修又去刺探敌方军情,美名其曰“国际交流”。

“昨天美国队,今天日本队,后天德国队,看来国家队怕是要绿了。”这几天看着叶修进进出出,在训练室呆的时间越来越少的苏妹子扫视了一遍国家队内非直男日渐难看的脸色默默感慨。

于是几天后,出现了个这样的现象:几个不服气[马上就要对叶修有意思]的别国队长和几个已经对叶修有意思的别国队长上门“约”战了。

方锐瞅了眼叶修,又瞅了眼笑得发寒的喻文州抖了抖:“老叶你把色相卖给我吧,我替你去刺探军情[招蜂引蝶]……”此话一出方锐便成功get到了国家队的实力仇恨,整个下午都在竞技场被伦了个爽。

其实这件事喻文州比任何一个人都在意,所以决定在今晚抽个空解决掉这个现象。

所以当晚吃完晚饭,喻文州与叶修回到了房里:“领队,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行啊,竞技场走起。”正巧这几天他还打上瘾了。

“不过……不是竞技场。”喻文州笑得温柔,一只手扣住叶修的后脑勺吻上他的嘴唇,另外一只手灵巧的在叶修的身上游走,然后把叶修推到了床上……[以下省略三次激烈的啪啪啪]

第二天,当叶修抚着老腰被喻文州半搂半抱走出门时,叶修问了句:“我今天咋出去见人?”

“领队今天还打算出去见人?”喻文州笑着反问,趁其不备地在叶修臀瓣上捏了把。

“文州啊……”叶修瞪了他一眼,随即明白了什么,笑得暧昧:“吃醋了?”

“嗯,我吃醋了。”

—END—
明天收手机QAQ。

【韩叶】他和他的猫 序

私设。韩总裁X叶猫咪。
这次的ooc可能要出乎我意料,所以先给个预警。
不开车。
争取写韩叶二人世界。
明天开学,马上就要收手机。
我好好写一下文。
正文如下√
——————————————————————

大年初一。9:30.P.M.

今夜的夜没由来的特别黑。尽管眼前仍有路灯静静散发着浅橘色的光,宛如小时候星空里的星一成不变落在空气里,他们没有发出声音,但似乎可以在耳边听见声声叹息。

今年的韩文清还是没有回家过年。此时他刚刚整理完今年一年内公司里的资料,忙完最后的应酬,拖着疲惫的身体半醉半醒从酒店出来。

走在路上的他有些感慨。从出来讨生活到现在已经有几年没回家陪父母一起过年了?

四五年还是五六年?说实话他也不清楚,只是感觉真的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走着走着酒醒了不少,韩文清看见前方有一团白花花的,会动的东西。

那是只猫。韩文清认出来了。

它安安静静站着,笔直看着前方。在这个无人的夜晚,它像是等待着他的摆渡人。

他不懂猫,叫不出是个什么品种,只是觉得它特别赏心悦目。

韩文清产生了想要把它带回去养的冲动。

于是他走到它的面前,蹲下,眼神坚定语气真诚,朝它伸出手:“你,愿意和我走吗?”

猫咪听见了声音,便将视线移到了韩文清身上。它一直看着他,看到他都快以为它要拒绝的时候,猫咪才伸出了它的爪子,搭在韩文清的手上。

我愿意。

—TBC—

【喻叶】我喜欢你

题目瞎JB起的。
微甜。
而且一发完结√
会有ooc。
不过ooc也不能打我23333
好了,解锁正文。
———————————————————————————

01
叶修在他不长不短的人生中做过两件令人不解并且惋惜的事,但从不后悔。

一件是在事业巅峰的时候离开去开咖啡店,一件是爱上喻文州。

彼时喻文州还是在医院当实习生,在叶修的咖啡店里拒绝了小迷弟黄少天的告白。

当时阳光明媚得刚刚好,叶修嘴里叼着根芙蓉王,送来他点的拿铁,自顾自坐到他对面:“失恋了?有没有兴趣跟哥聊聊?”

这就是他俩的初见。

02
后来又因着叶修当年也是在喻文州实习的那家医院学医的,喻文州隔三差五便会去叶修的咖啡店里坐坐,和叶老板聊聊天,品着叶老板亲自冲的拿铁。

这个温文尔雅喊着“前辈”的喻文州很撩,眼神更是温柔得要命。以至于叶修整日被男色吸引,破了好几次天荒给他免单。有时候叶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如此慷慨,都会情不自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喻文州。

那时候的叶修不知道的是,这位温柔的“猎人”心脏得也同样要命,将叶修一步步引进他费尽心机设计的网里,还企图让他浑然不自知。

不过也有可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可喻文州却很清醒,很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沉沦,并且无能为力。

他喜欢叶修,他在追叶修。

03
这天,喻文州又来此借喝咖啡之名来找叶修,但今天只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在店里。

“请问,叶老板在吗?”喻文州轻笑着,照旧点了杯拿铁漫不经心似的问。

“叶修哥动手术去了,这段时间恐怕都不会来店里了。”

“动手术?”喻文州又惊又疑,这段时间叶修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嗯,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是个小手术。先生是叶修哥的朋友吗?”

“是的,我是喻文州。”

“喻文州啊……你喜不喜欢叶修哥啊?”苏沐橙愣了会,随即机智而又偷偷摸摸地打开了手机开始录音。

她记得,叶修和她说过,他最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叫喻文州的男人。

然而喻文州眼里的惊讶和害羞一闪而过,难道现在喻文州对叶修之心连店小妹都知了吗?!

不过喻文州还是小心谨慎选择打着太极:“我挺喜欢他的。”

这个结果怎么可能满足得了苏沐橙?!

凭借苏沐橙的腐眼,认为这个喻文州对自己哥哥还是有意思的,所以也就干干脆脆问:“我说的是处对象的那种喜欢。”所以你也不要装傻。

“我说的就是处对象的喜欢。”

“我喜欢叶修。”

苏沐橙满意得到了答案,无比自豪地点击了录音结束,紧接着就发送给了叶修。

苏沐橙:不用谢我,我是神助攻。

“有件事情叶修哥要我和说,要你等他回来,他有礼物要送给你。”苏沐橙笑得特别甜。

04
今天,是喻文州等待的第十五天。

外面不刺眼的太阳打在正在看书的喻文州半边脸上,硬生生给他脸上渡了层金似的,愈发好看。

碟子被一双白皙好看的手放在喻文州的旁边,碟子下还垫了一张纸。

上面写着,需付:我爱你。

“叶修。”喻文州抬头,便瞧见叶修那一双眼里好像包含了无数星辰,亮得炫目。

“文州,你的拿铁。”叶修这几个字说得极缓,犹如春风拂面。

05
#叶修为喻文州冲一辈子拿铁#
需付:我爱你。
实付:我喜欢你。
欠付:一辈子陪伴。

—END—